宿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山水鬼追魂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宿州信息港

导读

夜,漆黑漆黑。风夹着雨,呼啸作响。  市公安局赵耀进局长独自驾车行驶在一条黑暗的公路上,这条路仿佛没有尽头,赵局长不知道已经驶了多久,也不清

夜,漆黑漆黑。风夹着雨,呼啸作响。  市公安局赵耀进局长独自驾车行驶在一条黑暗的公路上,这条路仿佛没有尽头,赵局长不知道已经驶了多久,也不清楚自己的目的地在哪,只管凭借惨黄的车灯迷迷糊糊前进。  忽然,一道刺目闪电划过,赵耀进瞥见前方飘来一道白色人影,对——是飘,不是走,那人影分明浮于地面三尺之上。那道白色人影若隐若现迎面飘来,赵耀进脚下紧急刹车,可任凭怎么用力踩就是使不上劲,一瞬间,车头与人影迎面碰撞,但并没有想像中撞飞人的感觉。车突然吱嘎嘎停了下来,四周静得只剩风雨声,赵耀进失魂地望着车外,车灯所及前方五六米范围不见人影,想想刚才恐怖的一幕,不会是幻觉吧?赵耀进不敢下车,这地方太诡异了,早点离开为妙,于是又发动了车子。车子刚发动,又一道闪电划过,赵耀进骤然看见车前现出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像白纸一般紧贴着挡风玻璃,眼睛滴着血,红舌头伸得老长,一只尖尖的白森森的手掌竟然穿过玻璃伸进来,掐向他的脖子……  “啊!”惊叫过后,赵耀进霍地坐起身,出了一身冷汗,心脏急剧跳个不停。打开电灯,捂着快要跳出胸腔的心,他诅咒着,这该死的恶梦。  同样的梦境,赵耀进这个月每夜都要经历一回:风雨黑夜,没有尽头的路,飞驰的车,索命的鬼……恶梦连连睡不好觉,导致他上班时神思恍惚丢三落四,昨天市长到公安局检查工作,一边陪同的赵耀进竟恍惚得不知道回市长问话,算是没给领导留下好印象。    “又做那梦了?”老婆睁开眼睛问。  “嗯。”  “一惊一乍,你不变成神经病我倒快崩溃了。”  赵耀进没吭声,点燃一根烟。  他老婆也坐起身:“我看明儿还是找个法师来治治……”  老婆话没说完就被赵耀进打断:“什么馊主意,我堂堂公安局长找法师驱鬼,你想让我闹笑话活出丑吗?我还是到省里医院检查检查,那里没熟人,又不远。”  赵耀进是无神论者,他靠多年跌爬滚打投机倒把,辛辛苦苦攀上局长宝坐,喝的人头马抽着大中华,他从来不信鬼神不信运气,只相信自己的能力。    第二天一早,赵耀进给局里打了个电话,早饭也顾不上吃就钻进私家车独自去省城医院。如果换成别的事还可以找人陪同或指派下属去办,可这件疑神疑鬼的个人私事,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万一传出去,被人笑话事小,前程都可能受影响。公安系统一把手,竟然恶梦缠身难以安心工作,传到上级领导那儿准不会有好结果儿。  一小时后,赵耀进到了省人民医院,挂了神经科专家号。片刻后找到二楼专家门诊室,坐于专家对面。  “说说什么情况?”医生一边寄白大卦扣子一边和气地问,看样子是刚刚上班。  “嗯,是这样的……”  赵耀进一抬头,与医生对视了一眼,不由愣了愣,这位医生好眼熟,花白的头发,富态的脸庞,慈眉善目颇有仙风,好像在哪里见过。  与此同时,医生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赵耀进并未发现。  “呵呵,有什么不便吗?”医生见赵耀进发愣,便亲切地问道。  “噢,是这样的,”赵耀进回过神来,他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位医生,可分明又十分眼熟,瞟了一眼医生胸前的工作牌:王杏仁。他在朋友圈里可没听说过这名字,也许是电视看多了,影视剧中医生基本都是这种形象,头发花白衬托经验丰富,慈眉善目说明态度亲切。赵耀进不由暗笑自己多疑,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说:“我近来夜里老做恶梦,白天上班全身无力,头痛恍惚,不知可有办法治好?”  医生微笑道:“照这情况可能是神经衰弱,也可能是受了刺激,你这症状出现之前有没有被惊吓或受过刺激?”  “没有,没有,这怎么可能?”赵耀进矢口否认,“像我们整天舞枪弄刀常年与盗贼匪徒打交道的人,惊险遇过不少,惊吓倒不至于。”  医生看了一眼挂号单上的病人姓名,嘴角抽了一下,玩味地笑了笑:“常年与贼匪打交道,公安局的吧?”  赵耀进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便打哈哈道:“哈哈,特殊职业,特殊职业,你懂的。”  医生又笑了笑,笑得有点古怪,继续询问病情:“你说夜里经常做恶梦,能不能说说都做的什么梦?”  “这个,醒来以后就想不起来,反正总得出一身冷汗。”赵耀进搔搔脑勺,装作朦胧的样子,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梦。  “恶梦嘛,无非就是掉进悬崖、恶鬼挡道、撞车身亡或遭人追杀几种,其实也没啥可怕的。”医生好似自言自语又像是引导赵耀进回忆梦境。  一听到“恶鬼、撞车”的话,赵耀进脸刷地变白,眼前不由浮现出鬼魂索命的情景,他真真切切地看见一张惨白惨白的脸贴在挡风玻璃上,一只阴森森的鬼手穿过玻璃掐他脖子……赵耀进感到呼吸急促,头疼欲裂,双手使劲搓动以掩饰紧张情绪。  医生看出不对劲,起身倒了杯水给赵耀进,顺手从抽屉里拿出一块透明的冰片丢进水杯,对他说道:“别紧张,喝口水平静一下,我给你加了块薄荷片,有醒脑安神作用。”  “谢谢医生。”赵耀进感激地说着,端起水杯喝了几口,薄荷的清香沁人心肺,他很快便平静下来。  医生看着赵耀进喝过水,很和气地说:“看你这情况,可能是工作压力过大或平时生活无规律引起的焦躁不安,没大问题,吃几副安神药就好了。”  赵耀进不由有点欣喜,缠绕了一个月的恶梦,吃点药就没事了,早知这样叫老婆到药店买几副药不就行了,唉,受那么多精神罪可真是冤。欣喜归欣喜,赵耀进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就这么简单?”  “怎么?你希望严重吗?我可告诉你,现在不算大毛病,但长期下去可能就是精神分裂。”医生皱了皱眉头。  “哪里哪里,我这不是高兴么?”赵耀进小心回答。  “那好,我给你开药吧。”医生撕下处方单,边写边说:“照方吃药,一星期应该就会全愈,你呐,平时要放松心态,不要疑神疑鬼,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为人不做亏心事,妖魔鬼怪不敢缠,俗话说体疾好医心病难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赵耀进的脸又刷地变得苍白,医生的话像利剑一样无情地刺中他的心脏,他心里可真有鬼呢。  一个月前的某天晚上,赵耀进参加下属宴请,酒足饭饱后打电话约相好的到宾馆开房,厮混到半夜才离开。赵耀进开车回家途中,回味宾馆里与情人缠绵的蚀骨镜头,心头一阵阵悸动,那白花花的胴体仿佛就在眼前晃悠,忍不住又心猿意马起来。前面该拐弯了,赵耀进只顾想着白花花的胴体,没按喇叭也没打转向灯,直接潇洒地来个急转弯——出事了,砰地一声,车头与一辆电动车猛烈碰撞,骑车的姑娘当场死亡,鲜血在白裙上溅出一片片落红。  交警呼啸而至,一看肇事者竟是顶头上司,好容易碰到个拍局长马屁的机会,傻子也知道怎么做。交警匆匆处理了现场,立马把局长大人请到交警大队,名曰做笔录,实则进行保护,防止死者家属情绪失控闹事打人。普通肇事司机的话,被人打一顿也罢了,这位可是局长大人,尊贵!  死者是一名刚毕业参加工作不久的女大学生,下夜班途中不幸遇上了赵耀进这个催命鬼。本来案情很容易定论,出事路口有路灯,也有监控,调取录像视频看一下,谁是谁非一目了然。当死者家属要求调取录像时,却被告知当晚监控正好出故障无法工作。有这样的巧事?其中猫腻傻子都知道。交警队的处理结果是赵耀进驾驶过程中未有违章行为,死者电动车超速、刹车不灵,以致撞车身亡。经调解,赵耀进出于“同情”,自愿赔偿死者父母五万块钱。这样的结果死者父母当然不服,到交警队闹了几次无果,召集亲友围堵赵耀进讨说法,差点被抓进公安局,终究胳膊扭不过大腿,只好含恨罢手。  赵耀进位高权重,摆平肇事命案后,请检察、法院领导以及下属交警队负责人到酒楼吃喝一顿,再去浴室“桑拿”一回,这事便算过去了。然则他心里还是忐忑,这事要捅大了可没他好果子吃,这两年反腐倡廉如火如荼,上面三令五申严禁参加吃请,更严重的是宾馆开房,那可是赤裸裸生活腐化。万一抖出来被上面调查,连带受贿办假案等见不得人的事一起挖出曝光,铁定得玩完。表面上赵耀进若无其事,暗中心惊胆颤,生怕死者家属上访,越想越怕,越怕越疑,于是就做起了恶梦。梦里那条漆黑无尽的路,诡异的风和雨,恐怖的索魂恶鬼,赵耀进惶惶不可终日。    赵耀进被医生无意戳中心事,不敢吭声,匆匆接过龙飞凤舞的处方单到药房取药,然后迅速开车往回赶,看病的事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赵耀进开着车,头脑里总是闪现王杏仁医生的样子,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想着想着,他猛然想起来,那场车祸处理结束后,围堵他的死者亲属中好像有这么个人,花白头发富态脸庞知识分子模样,当时还与他正面对过话,说的什么已经记不清。不错,就是他,他是对方亲属!想到这里,赵耀进又出了一身冷汗,怎么就鬼使神差到仇人这儿看病了?联想到王医生说的每一句话,分明字字含沙射影。勿庸侥幸,人家一定认出了他,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才对,那医生却像没事一般,不对,这里面大有问题。赵耀进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根据这么多年公安经历,接触过无数五花八门案件,他推理着各种可能:可能的是医生在药方上玩手脚,当然他不会愚蠢到直接开一包毒药,那样无论得逞与否都是犯罪。高明的下毒手段应该是:医生开的几种药品单个的并没问题,而几种配合服用,里面可能有一两种会发生反应转化成有毒元素,这种毒素可能是慢性的,让人在不知不觉中肾脏衰竭肌肉萎缩什么的,比如一年后发病,谁会想到今天之事?即使事发,医生也多算是失误。赵耀进推理经验丰富,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决定把药品带回去悄悄请人化验。“好一个狡猾的老狐狸!”赵耀进得意而又憎恨地骂道。  赵耀进正庆幸自己大脑好使,大脑却突然针刺一般痛了开来,心也跳得厉害,眼睛有点模糊不清(也许是没吃早饭体力虚弱外加紧张的缘故)。“不好,上当了!”他大吃一惊,千算万算还是少算了一件事,他记得王医生给他倒了杯水,并在水里加了片“薄荷”,说能提神醒脑,那东西真是薄荷吗?赵耀进看过不少侦探书籍,书里描述茶水瓜果食品中下迷幻药的事并不少见,高级迷幻药无色无味,中毒后让人产生幻觉并做出反常行为,严重的会上吊卧轨跳楼,死后体内不留残毒,再高明的法医也查不出原因,只能定性为意外死亡。对了,薄荷一定有问题,或者它压根就是添加了薄荷味的迷幻药。赵耀进想到这儿,心跳得更厉害,大脑开始发晕,眼睛花花的,一分神,车驶入岔道,开到一座桥上。  赵耀进迷迷糊糊发现车子在桥上行驶,心想这是出现幻觉了,来时的路上根本就没有桥,眼下定是药性发作把路看作了桥,狡猾的老家伙,老子一定不放过你!发狠归发狠,赵耀进可不敢视自己生命如儿戏,趁着还没完全迷幻赶紧停车。赵耀进猛踩刹车,心慌意乱的他哪曾想到,一脚下去没踩着刹车,踩上了油门,车子发疯般撞断桥栏栽了下去……    医院里,赵耀进刚离开,王医生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他从抽屉里摸出一只小药瓶在手里把玩着,口中喃喃自语:“荷子,刚才撞死你的那个人来过了,舅舅是医生,不能违背医德,再大的仇只能放心里。在这里,他只是我的病人,如果舅舅刚才给他下点幻药,他今天肯定得出事,可舅舅不能啊!荷子,原谅舅舅吧,医者父母心,舅舅是医生,不能啊!”  王医生发着呆,今天神经科除了赵耀进还没来过其他病人。也不知发呆了多久,王医生听到楼下传来120救护车的警笛声,走到窗口往下看去,正好看到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奔向急救室,担架上的伤者全身血肉模糊,胳膊挂在担架边晃来晃去,看样子只连着一层皮。王医生心里一紧,随即又一阵轻松,他看清楚了伤者的服装,不是赵耀进又是谁?此时的王医生,内心五味杂陈,说不清悲喜……     共 44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异常不生育病症有那些症状体现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
早期癫痫病如何诊断
标签

上一页:冬之心

下一页:不该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