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国民闺女李小璐女儿甜馨耍爸记

2019/05/14 来源:宿州信息港

导读

国民闺女李小璐女儿甜馨耍爸记请注意,前方高能,非战斗部队请光速撤离——她,被称为“魂穿少女”,两岁半萌萝莉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吐槽帝的灵魂,

国民闺女李小璐女儿甜馨耍爸记

请注意,前方高能,非战斗部队请光速撤离——她,被称为“魂穿少女”,两岁半萌萝莉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吐槽帝的灵魂,技能满点的颜艺力与GRE级别的词汇量可轻松将一众大V级段子手逼到墙角后“立地圈饭”。她,是社交媒体中的萝莉女王,小小的身躯撑起了微博话题榜和表情包界的一片天,“哎呀妈呀”、“我逗你玩呢”成当下热铃音,与小兔兔的温馨日常,面对“神经乃爸”的强大气场令本以明星爸爸为主打的《爸爸回来了》活生生变成了一部“被嫌弃的逗比乃爸的一生”。这一次我们将带你认识“国民闺女”冒仙气与接地气的方方面面。好,话不多说,下面有请我刊有史以来年纪小的封面女郎贾云馨小朋友闪亮登场!(此处应有雷鸣般的掌声) 采写_本刊 杨蓓蓓

天上掉下个小甜馨颤抖吧,你们这些高冷的灵魂

贾云馨,妈妈李小璐取的名字。云,就是像云朵一样飘逸、从容,遇到任何事都能云淡风轻;馨,就是可爱甜美,永远做爸爸妈妈的宁馨儿。“我们没有算什么笔画,就是小璐喜欢这个名字,希望她是个风一样的女子,又是可爱甜心。”爸爸贾乃亮提起女儿,一脸幸福与骄傲藏都藏不住,“现在真的就是应了这句话了。”   天上掉下个小甜馨,萌化了不少高冷的灵魂。“甜馨羞羞哒”微博专属表情上线仅一周就有45万次使用量,#国民闺女贾云馨#话题24小时阅读数破1亿,节目播出仅两周,两岁半的小甜馨就登上《ChinaDaily》(中国)头条……《爸爸回来了》制片人岑俊义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一开始令导演们觉得“不爱说话,有些内向”的小女孩儿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红成一个年轻的“现象级”。“其实一开始把观众带入节目的是明星爸爸,但如果要让节目获得持续关注,真的只能靠小朋友。”岑俊义回忆,导演们次在乃爸家里见到小甜馨时,其实并没有“非她不可”的想法,小甜馨的淡定和“稳健”个性还令导演们纳闷,“小璐的女儿怎么好像挺内向的?”直到一个有趣的细节跳进岑俊义眼里——导演们和乃爸璐妈正聊得热火朝天,小甜馨突然一声不响地从众人面前飘过,“我顿时看到了她那种观察的眼神,心想这孩子有着丰富的内心戏,不妨可以一试。”岑俊义饶有兴味地说,“一岁半的孩子,就有那种观察的眼神,气场还很淡定,证明内心比一般人强大,有思想,也一定有性格。”   接下来的事实证明了岑俊义的眼光,拍摄集《爸爸回来了》时,在手忙脚乱的乃爸将洗发水不慎弄入女儿眼睛后,这枚淡定的“魂穿少女”开始一秒撕去“一岁半萝莉”的人设标签,“吐槽帝”火力全开,“辣死我啦!”   “当时我们就震惊了!”岑俊义至今仍忍不住笑场,“后来乃爸给她包毛巾的时候,她又说了那句经典的,‘别动我!’”如获至宝的导演团队连忙在后期加了大大的花字,很快节目中这个极为生动的笑点便引爆了整个络。妈妈李小璐每次提起那句“辣死我啦”,也笑得乐不可支,“那真是甜馨长那么大次说这么完整有意义的话,我听到也惊呆了。”   一年以后,“魂穿少女”的生日蛋糕上多了一根蜡烛,而“吐槽”功力却成几何级增长,“都不用刻意去细翻素材加花字了,因为她的语言已经非常清晰、好玩,和我们的摄像团队也亲如一家,在镜头前完全放松自如了。”岑俊义笑称。   “印象深的就是那句‘爸爸,我逗你玩儿呢’,”妈妈李小璐回忆,那个为了吃饭问题闹别扭的早上,看到爸爸“难过”了,甜馨的小脑筋一转,顿时来了这样一句暖心的话,“我都特别吃惊,这孩子居然知道转头就去安慰爸爸,真是个小人精儿。”甜馨贴心的小性子也得到导演组“怪蜀黍”们的称赞,被逗比爸爸假扮的猪八戒吓哭之后,她时间冲进摄像叔叔们躲在里面的“小黑屋”求助,平时拍摄无聊了,也会进去和“怪蜀黍”们一起玩,“有时候还给叔叔们倒水,就是那种特别贴心的小孩。”妈妈李小璐说。   “上还有人说甜馨的金句是我们教的,”岑俊义笑称,“有本事他们去教教看,这种童言无忌是不可能教出来的。”就像小甜馨的走红,仿佛“天上掉下个小萝莉”,在节目组仅放出相关资料,还没有全力去推广时,很多话题就已经自然发酵了。

新绰号“女儿红”逗比乃爸与神烦女儿的日常

“逗比乃爸”近又高兴又失落,高兴的是圈里多年不联系的导演和失联已久的朋友都纷纷给自己打来,令自己喜出望外,失落的是寒暄了一大堆之后,对方便会说出自己的“目标”——“我想要甜馨的签名照!”   过了一年,乃爸的逗比画风愈演愈烈,在《爸爸回来了》集中便开始放大招,早上起来一跳下床便cosplay成了孙悟空。“别说观众,我们导演都吓坏了,这可真是万万没想到啊!”制片人岑俊义至今还记得看到这段素材时那种心塞的感觉,“但后来看完整个情景,又觉得挺可爱的,这就是他家哄孩子的生活常态。”   其实何止是一秒变孙悟空,这位萌(蛇)萌(精)哒(病)的逗比乃爸平时的爱好之一便是在淘宝上放肆寻找各式“高仿”cosplay服,从唐僧师徒到花仙子,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扮不到。“友还问我是不是有异装癖,”乃爸委屈地说,“说实话我真不是为了节目效果,因为我们家就是这样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他曾经在吃饭的时候,当着所有人的面大跳一段舞,也曾经突然让所有的人跟他一起玩B-box,分工明确。“就是很无厘头,甜馨也耳濡目染这么长时间,午饭晚饭都看我发神经,连她妈妈都习以为常了。”乃爸嘟哝道,“这才不是蛇精病,这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和正能量,至少是快乐的对不对?”快乐的乃爸还很喜欢“逗比”这个词,极喜欢友将女儿称之为“小逗比”,“小逗比多可爱啊,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褒义词,大家喜欢。而且谁都想快快乐乐的,我也是这样的。人生,重要的就是开心嘛!” [1][2]下一页

责编:传媒

投资资产管理公司转让
商标注册代理
广州童装货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