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炼蛊 第十五章 众怒

2019/10/13 来源:宿州信息港

导读

炼蛊 第十五章 众怒“佳人如斯,君子好逑。”“这位美人比李丞丞还漂亮啊,值得拥有!”“沈万全这么好运,哪儿找来的美人,如果他愿

炼蛊 第十五章 众怒

“佳人如斯,君子好逑。”

“这位美人比李丞丞还漂亮啊,值得拥有!”

“沈万全这么好运,哪儿找来的美人,如果他愿意割爱,我愿意出十万两!”

一时间,县令大人和三大家主,心照不宣,都对沈万全投来羡慕之色,羡慕他艳福不浅,就是笑得比较猥琐,不堪入目。

沈万全目不斜视,站起身,摁了摁手,等大厅安静下来后,开始致欢迎词。

说罢,开席。

众人互相敬酒,吃吃喝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旁边搭建的舞台,走出来一个说书先生,惊堂木一敲,全场安静下来,纷纷竖起了耳朵。

在这个古代世界,说书先生堪比自带打赏系统的WiFi,听他们讲故事,是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

“诸位看官,今天要讲的故事是:

北地雪狼闯贼巢,鬼头刀关超伏诛。

提起这北地雪狼,当真是铮铮铁骨,英雄盖世,义薄云天,好汉一枚……”

说书先生娓娓道来。

涉及诛杀关超这段,就是把沈炼做的事,换成了孙元祥,还有就是,柳如意等人替换了成为了无辜少女。

特别一提,这位说书先生名叫庞晟,在本地名气响亮,放在地球上,相当于单田芳,功力十足,把沈炼编排的版本进行艺术加工后,讲得抑扬顿挫,非常精彩,听得众人心神摇曳,代入其中,喝彩连连。

讲完之后,众人都用崇拜的目光看向孙元祥,孙老伯老当益壮,瞬间刷了一波粉丝。

县令大人大笑起身,向孙元祥发奖,十五万悬赏金,免税!

众目睽睽,盛誉之下,孙元祥汗颜,他是冒领功劳,不能不心虚,奖金拿在手里发烫,连道“受之有愧”,斜了眼身旁笑眯眯的沈炼,感觉被大公子坑大了!不带这么玩的!

沈炼其实也是没办法,他进步太快,太惊人,纵然有蛊相助,也不可能这么快,普通人不懂则罢了,那些玩蛊的蛊师就不同了,很可能察觉到他的异常,一旦发现他身怀嬉命蛊这样牛逼的奇蛊,必定要惹来杀身之祸,他不得不低调一些。

见此一幕,柳如意一脸古怪之色,明眸微闪了下,突然靠近沈炼,低声道:“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恩公诗如其人,妾身钦佩不已。”

她在二娘那边看过了沈炼的诗集,着实惊才艳艳,其中的佳句默记于心,今日此情此景,让她感触颇深,愈发敬佩对沈炼的为人。

“其实我就是想在强大起来之前低调一点而已。”

沈炼摸了摸鼻尖,当然这话他没有说出口,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这时,沈万全神色一肃,转向柳如意,朗声道:“诸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乃是万三爷的夫人,柳如意!”

“什么,万三爷?!”

“万三爷,指的可是北地首富万三爷?”

“原来她是柳如意!难怪她如此美!”

“咦,柳如意不是失踪了吗?怎么出现在了沈家?”

沈万全话音一落,整个大厅沸水也似的喧哗起来。

县令大人和三大家主笑容一僵,瞬间呼呼冒冷汗,急忙收起自己的猥琐,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一本正经,不敢有丝毫冒犯。

“窝草,要是让万三爷知道我们刚才那样放肆盯着柳如意看,我们还不得挖眼赔罪啊。”

“唉,沈万全这厮,也不提前招呼一声,害得我们出丑。”

“奈奈的,沈家什么时候与万三爷扯上关系了?!”

四人大囧,汗颜心悸!

他们的窘迫的样子,让沈万全嘴角一撇,压了压手,朗声道:“半年前,万夫人偶遇一位世外高人,发现她根骨奇佳,天赋异禀,身具慧根,实属旷世奇才,便收她为徒,隐于雪岭城以北的缥缈雪山之中,专心悟道修炼,如今功德圆满,破关而出。”

这话也是沈炼编排的。

说话间,有位小厮送来大刀,孙元祥起身,拿起大刀便朝着柳如意头顶砍去。

“啊!”

众人无不惊呼!

县令大人更是吓个半死。

若是柳如意死在他的眼皮底下,他在北地就别想混了,仕途到此为止。

然而!

只听嘭的一声响,大刀诡异震碎,柳如意岿然不动,却毫发无伤。

见此一幕

,神情各异。

他们突然发现,沈家走大运了,居然与万三爷攀上了交情,借着家宴之名,实际上在广而告之此事,有强势崛起之势。

柳如意在这时站起来,朝众人微微一礼,笑道:“妾身随师尊在秘境修行神功,功成后,师尊云游远去,我走出秘境,发现自己身在缥缈雪山之中,云深不知处。

后来偶遇沈家炼公子,得其帮助,这才来到雪岭城,蒙沈家照料多日,妾身感激不尽,在此妾身敬沈家主以及炼公子一杯!”

一饮而尽。

旁边的酒桌上,四娘目光一闪,用胳膊肘顶了下三娘,低声道:“三姐,沈炼突然花了那么多的钱,但我也没听说他吃喝嫖赌,你觉得他把钱用在了什么地方?”

三娘心里咯噔一下,不禁凝视一眼柳如意,心头忽然涌现不详的感觉来。

接下来,家宴气氛融洽,众人满意而来,尽兴而归,唯有三娘心中惴惴难安。

数日后,到月末了。

按照惯例,账房会在每月一天发放下个月的月例钱。

就在这天,整个沈家炸锅了!

“月例钱减半?!为什么?”

“沈家的营收日渐上涨,月例钱怎么不升反降了?”

“沈家的月例钱,本来就是四大家族里少的,现在又减半,到底是几个意思?”

众怒!

群情激愤!

三娘的侍女碧螺,负责管理三娘的私房钱,领取月例钱是她的工作之一。

碧螺到了账房那边,果然月例钱缩水一半。

她打听了下,账房已经收到了家主的禁令,炼公子不能领走一分钱了。

“三夫人,我把月例钱领回来了。”碧螺开心的跑了回去。

三娘斜躺着,侍女碧羽正在轻柔她的隐隐发胀的额头,闻言,她猛地张开眼,急问道:“老爷下了禁令了吗?”

碧螺点点头:“恭喜三夫人,炼公子现在该是身无分文了。”

三娘长舒一口气,不由得喜上眉梢,大笑起来。

她之前还在担心沈万全会心软,没想到老爷真地禁了沈炼的权限。

“哼,看来老爷心里还是向着我和放儿的,沈炼那个败家子,克死她娘亲,早就该把他赶出家门。”

“三夫人说的是,炼公子哪里比得上放公子。”众侍女俯首帖耳。

这时候,沈放苦着一张脸走进门,表情无比阴郁。

“放儿,大喜事啊!”三娘兴奋地手足舞蹈。

沈放气呼呼的,瞪眼道:“月例钱减半了,哪来的大喜事?”

三娘得意万分:“月例钱算什么,你爹终于舍弃沈炼了,接下来只要你好好表现,家主之位就是你的了!”

沈放大摇其头,唉了声,叹道:“娘啊,别做梦了,你得罪人了。”

“得罪人了,我得罪谁了?”

“所有人!沈家上上下下,都在背后骂你!”

三娘眨眨眼,顿时呵斥道:“胡说八道,他们吃饱了撑的,骂我做什么?”

沈放无语之极,道:“娘,大家都在传,是你非要提倡什么艰苦朴素的伟大精神,这才让月例钱减半了,害苦了所有人!”

三娘懵逼了,彻底懵逼了,惊呼道:“月例钱减半是沈炼提议的,怎么成了我的罪过了?”

沈放失望道:“反正大家都这么说,没人怪沈炼,全怪在你头上了。”

三娘突然害怕起来。

她感觉沈炼给她挖了个大坑,她跳进去了……好深的坑!

月例钱从账房出,沈家众人发现钱变少了,个要问自然就是账房这里。

偏偏账房是二娘管着,上下全是沈炼的人,只要统一口径,稍微引导一下说辞,众人的怒火自然全喷向三娘。

此外,就是管家范力这边,这位才是真正的精明人,可能比五位娘亲还要了解沈万全的心思,家里有了什么风吹草动,大家都会向他询问,他的回话往往就代表了沈万全的意思。

不巧的是,范力也是沈炼的人,至少他非常清楚,沈万全早就指定沈炼是继承人了。

于是,三娘犯了众怒!

众怒难犯!

汕头天佑医院是医保单位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口碑怎样
汕头天佑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口碑如何
汕头天佑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