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张春桥为何要与妻子离婚因避嫌还是担心

2019/05/22 来源:宿州信息港

导读

张春桥为何要与妻子离婚:因避嫌还是担心?张春桥到北京以后,并没有像姚文元一样,将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接去,而是将他们都留在了上海。张春桥

张春桥为何要与妻子离婚:因避嫌还是担心?

张春桥到北京以后,并没有像姚文元一样,将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接去,而是将他们都留在了上海。

张春桥为何要这样做呢?

张春桥的老婆文静,原名李淑芳。1943年12月在晋察冀边区的平山县参加革命后,曾被日本侵略军俘获,后来自首,成了叛徒,破坏解放区的抗日战争,到处为日本军队做策反工作。

1946年张春桥与文静结婚。

对于自己在日寇的威逼下叛变的事实,文静在她的交代材料中写道: 这段历史,我曾写信告诉张春桥,对他丝毫没有隐瞒。

正是由于这样,每次在审查干部的时候,张春桥都为此十分恼火。老婆的历史问题,无形中影响了他的 进步 。

文化大革命 开始,特别是张春桥被调到北京以后,与江青来往密切,常常是为 工作 谈到深夜不归,很快就有人将话传到了上海。

文静是了解江青30年代在旧上海所做的那些事情的,因此对张春桥就不放心,经常找各种借口要到北京来,实际也是来监视张春桥,并一再地给张春桥打招呼,要他对江青多注意一点。

张春桥是何等精明的人,他从老婆的话中早已听出了弦外之音。

张春桥对老婆说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他这是走的一条 曲线救国 之路,是想通过接触江青来接近 统帅 ,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

张春桥这次是下了狠心的,他准备成则为王,败则扔掉脑袋。

历史没有朝着 四人帮 策划的方向走,但是从这一点不难看出他们一伙相互勾结的罪恶目的究竟是什么了。

北京是个什么地方?那里是中国的高官集聚之地,对于过去的历史和现在的情况,特别是每一个想要进入高层领导层的人来说,都是很引人注目的。这样的人物,只要人们发现了一条 辫子 ,就会扭住不放的。张春桥老婆的这一条 辫子 ,也正是他心痛和怕别人扭住的地方。

张春桥早就想将这条 辫子 扔掉。他曾多次私下向老婆提出离婚的事情,老婆都不同意。

没有办法,他只好将老婆扔在上海。一方面这样处理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另一方面,老婆在 后花园 里还可成为他的一只耳目,随时了解各种情况,帮助他操纵和控制。

约见王洪文秘书

张春桥从过去中国政坛上的无名之辈, 文化大革命 中一跃成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如果就此下去,那也会是前途无量。可是,自从毛泽东主席逝世之后,张春桥感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令越来越多的干部和群众不满,并预感到自己即将受到历史的严厉惩罚。

他惶惶不可终日。

一天晚上,即将去上海的王洪文的秘书肖木走进那间熟悉的屋子,看到一向善于掩盖自己内心的张春桥,面容有些忧郁,神色有些不定,两个人的谈话没有了昔日的气氛,语调低沉,表情阴暗。

张春桥谈了毛泽东主席对自己的 培养 ,谈了如何保护毛泽东的遗体,如何修建毛主席纪念堂,如何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事情。但谈得多的还是当时的形势。张春桥认为 资产阶级还有力量 ,他们不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这是中国当前很大的一股 危险 力量,必须像列宁所说的那样, 对资产阶级使用铁的手腕 。张春桥还高度赞扬了上海的民兵武装,说这是一支有高度觉悟的工人组织,并要肖木转告上海的骨干分子,要做好准备,要经受考验。对于批判邓小平,张春桥更是念念不忘,语气中表现出对邓小平的仇恨和担心。并一再地强调,现在关键是由谁来当接班人,如果这个班接不好,中国就会出现资本主义复辟,邓小平就会重新上台

张春桥还要肖木在回到上海后,多收集一些邓小平反动路线的罪行,以便他将来在三中全会上好有 发言权 。

肖木从张春桥的长谈中,感觉到了一种悲伤,一种预感,一种即将灭亡时的绝望和挣扎。

两个人还谈到了未来党中央主席的人选。

对于华国锋,肖木则表示 够呛 。认为华是 那些老家伙抬出来的 ,因为 看他忠厚老实,好用他来做挡箭牌 。

张春桥则无可奈何地认为,如不让华国锋 挂帅 ,现在无法找到更合适的人选。

肖木则提出了王洪文。他看了看张春桥,张春桥沉默好久都不说话。

看来,与张春桥相比,肖木还是太嫩了。

张春桥过了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声说: 看来,不管谁当主席,都会有人反对,总会有一场斗争,对这一点我早有准备,希望你们也不要掉以轻心。

正是因为张春桥早已有所准备,所以在肖木临走时,他又一次让肖回到上海后,去找一下马天水,为他办好那件离婚的事情。

这时的张春桥是想到自己未来的前途,好再次高升以后另寻新欢呢,还是真的害怕因自己出什么问题将来牵连到老婆儿子?

总之,张春桥再次提出与老婆离婚的问题,已不像过去那么简单了。

可以肯定,在风云变幻莫测的历史时期,面对着未来,张春桥此时提出离婚的心情是更复杂的。他到底是要为老婆孩子留一条后路,还是想为自己的未来留一个更大的空间?

随着 四人帮 的迅速覆灭和张春桥在整个审判过程中的沉默不语,这一切都永远地成了一个谜。

张春桥想让上海的 四人帮 骨干分子,再为他做离婚的工作。

他站起来,对即将离开的肖木说: 还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再次去找一下马(天水)老和(徐)景贤同志,请他们再抽空儿出面找文静谈一谈,尽快地将我们离婚的事情办了。

刚才还在大谈国家大事的张春桥,怎么一下子就转到家庭的问题上来了?肖木的脑子一时还未转过弯儿来,他惊奇地看着张春桥,感到困惑: 离婚?

张春桥很坚决地说: 是的,离婚,还是那个头痛的离婚。你告诉马老他们,我没有别的什么要求,财产、孩子全归她,只要能离婚就行。

肖木这才发现,这位从上海来到北京高升了的 政治局常委 ,除了考虑个人的权力之外,对于个人的幸福也是同时在考虑之中的。

一向自认为很 正派 的张春桥,在他的这个同伙眼中一下子变得有些虚伪了。肖木的回答明显带着几分不满: 怎么,拖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是要坚持离婚?

张春桥根本不把肖木放在眼里,他显得很不耐烦地挥挥手说: 必须要离,而且越快越好。

作为王洪文秘书的肖木,经常与张春桥打交道,是知道这位 首长 脾气的,当然不敢再问下去,更何况这是人家家庭的私事。

令人奇怪的是,一向沉默少语的张春桥,在肖木不再说话之后,反而接过话头来继续说这件事情: 我提出离婚,可是文静和孩子们不理解,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他们好啊!

张春桥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哀婉,几分凄凉。

张春桥的离婚梦破灭

在此之前,姚文元已将老婆孩子接到了北京。毛泽东逝世不久,姚文元仿佛有所预感,提出将孩子送回上海去。可是,这事却遭到了老婆金英的反对。

张春桥对姚文元这件事情很不满意。肖木谈到此事时,张便说: 这件事情上怎么能听老婆孩子的呢?本来他就不该将他们接到北京来,留在上海总要放心一些,遇事也好有个照应。在这里,搞不好就会被一窝给端了。

肖木惊诧: 谁敢,谁有那么大的胆子?

张春桥朝这位年轻的小兄弟苦笑了一下,不无担心地说: 主席去世了,现在各种思想的人都会出来的,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肖木问: 能有那么严重?

张春桥显得有些沉重地说: 你们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我每天都是穿着衣服睡觉,随时都准备着有事情发生。

肖木这才醒悟过来,对张春桥说: 你这一说,我明白了很多事情,如果真有人想篡党夺权,搞修正主义那一套,全国人民也不会答应的。

张春桥苦笑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说: 这就要看到时候谁的力量大了。

肖木这时才领会张春桥刚才云山雾罩地给他讲的那些话,于是就说: 我们有上海的民兵武装,好几十万的人,这是一股很大的力量,他们是听你春桥同志指挥的。

张春桥这才说: 所以我对文元说,还是将老婆孩子留在上海好,那里有我们的人,好关照。

多年来,张春桥一直为离婚的事情发愁,加之他考虑的事情比 四人帮 中的其他几个人要多得多,一张脸总是像苦瓜一样地 挂 着。当肖木说到上海民兵时,他才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很快又收住了。

张春桥对肖木说: 所以我叫你来,临去上海之前好好地谈一谈。上海是党的诞生地,也是 文化大革命 的发源地,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工人阶级集中,现在我们又将他们武装起来了,那还怕什么呢?所以我让你将这些意见带给马老他们,使他们能尽早地做准备,要经受一场更大的考验,要做好打仗的准备,要把我们自己的力量抓好。

据肖木后来交代,一向言语不多的张春桥这天晚上显得很健谈,情绪显得很不稳定。对于他的离婚问题,一再地催促让马天水再出面去做文静的工作,真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据有关资料记载, 四人帮 中整天闹着要离婚的王洪文和张春桥,在被捕前还为这事特地与各自的老婆通过。

王洪文的老婆崔根娣在里说,离婚可以,你当你的大官,我做我的工人,但是两个孩子得归我,否则就不同意离婚。

王洪文见一向嘴紧的崔根娣终于答应了,感到很高兴,说过几天他的秘书廖祖康将回上海,到时将把孩子给她带回去,以后有什么事情,还可以找他的秘书帮助。

当主持中央工作的华国锋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曾十分生气地骂王洪文是一个 陈世美 。

没过几天 四人帮 就被粉碎了,王洪文离婚另寻新欢的梦想也从此落空。

张春桥要离婚的事情闹了好几年,当时中央政治局的人员也都知道。

人们对此曾有过各种各样的猜测。

与年轻一点的王洪文相比,张春桥的离婚恐怕算的政治账要多于生理账。肖木到达上海不久,张春桥的老婆文静作为他安在上海的一个情报点,在给他的里汇报了上海近几天反常的一些事情。例如民兵武装发了枪支弹药,成立了值班室,加强了战备;东海舰队在上海休假的干部都被叫了回去,整个上海都很紧张。文静在里还为他的身体担心,问他近来身体怎样,并说马天水等提议让她到北京来看一看,有些事情好当面向他汇报。

听完之后,张春桥明白自己让肖木带去的请马天水等做工作,要与老婆离婚的事情还未被那几个骨干分子排上议事日程,心中感到有些生气。就对老婆说,她说的那些事情自己都知道了,这些在当前的特殊情况下都是正常的,用不着大惊小怪。

张春桥不同意老婆来北京。

可是,张春桥又怕上海真的出什么事情,如不及时解决,就会误了大事,于是在里答应让 毛弟 来一趟。 毛弟 是张春桥的儿子张旗。

就这样,张旗作为张春桥夫妻间的信使来了一趟北京。

几天之后, 四人帮 被粉碎,张春桥的离婚梦也随着他的覆灭而从此破灭。

月满中秋念初心IWC万国表中秋佳节特别推荐
潘锡堂民进党没有提出可行的两岸政策主张
轻身健体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