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金瓶梅》是金色的花瓶里插着梅花

2018-11-07 10:31:46
《金瓶梅》是金色的花瓶里插着梅花 《金瓶梅》的构思十分巧妙,它从《水浒传》里“武松杀嫂”一节衍化出来,西门庆通过王婆拉纤勾引了潘金莲,潘金莲用药毒死了亲夫武大,武松得知后追杀西门庆,在《水浒传》里是武松在狮子楼上杀成了西门庆,《金瓶梅》却告诉我们武松是错杀了他人,并被发配,西门庆把潘金莲娶进了他家,当了第五房小老婆,于是由此展开了对西门庆这个恶霸的全方位描写,其中,占篇幅的,是他的性生活,他不仅周旋于6房妻妾之间,还勾引仆妇奶妈,养外遇,宿青楼,乃至于潜入贵妇人卧房尽兴淫乐,有人统计,西门庆在书中几乎与2十个女性发生了性关系,在关于西门庆“性史”的生动而细腻的描写中,《金瓶梅》由此辐射出了关于那个时期的丰富而具体的人际存在与相互倾轧,并且常常有超出历史学、社会学、伦理学、心理学、性学意义的人性开掘,显示出此书作为长篇小说的独特的美学价值。

或许这个价值不是作者有意识向我们提供的,但却是客观存在,历久弥彰的。

书名有另一解 《金瓶梅》这一书名,可以理解成“金色的花瓶里插着梅花”,但绝大多数读者都认同于这书名里概括着全书三位女主角的解释,“金”是潘金莲,“瓶”是李瓶儿,“梅”是庞春梅。

潘金莲的形象,作为无时无刻地思淫纵欲的一个“性存在”,未免失之于“单纯”,但她的性格,却是刻画得活灵活现,凸现纸面,令人难忘的。

庞春梅是在全书后五分之一的篇幅里,才升为“重头人物”的,这是一个比潘金莲和李瓶儿都更复杂的艺术形象,她表面上有时非常“正经”,骨子里却比潘金莲更加淫荡无度;她的复仇手段,或直接了当而且残酷至极,或曲折隐蔽如软刀子割心;折射出那个“世风日下”的市民社会对传统礼教的公然鄙弃与无情“解构”。

独特的文本 回过头来,我还是要强调《金瓶梅》那令人惊异的文本,在那个理想暗淡、人欲横流、万物标价、无不可售的人文环境里,此书的作者不是采取赞不绝口、义愤填膺、“替天行道”“复归正宗”等叙述调式,更不是以理想主义、浪漫情怀、升华哲思、魔幻寓言的叙述方略,而是用一种几乎是完全冷静的“无是不过”的纯粹作“壁上观”的松弛而随意的笔触,来娓娓地展现一幕幕的人间黑暗和世态奇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